纪一年

希望大家评论私信来找我玩儿呀~
章坑渣旧/手账新生/729声工场
priest👈爱她
这边乱七八糟什么都放 你能喜欢真的太好了
微博@纪一年_ 欢迎打扰❤

呜呜呜呜呜我太荣幸了能和各位老师一起参加池陆的24h!!!
池陆24H产粮活动主页:

大年初三池陆24H产(fa)粮(tang)活动一宣

——“我叫陆离。陆地的陆,离别的离。”

——“我叫池震。池是金鳞岂是池中物的池,震是……”

——“池震,我记住你了。”

——“我等你啊。”

——“我回来了。”

大年初三,二月七号。

我们携手,回家过年。

★STAFF:

◇策划: @颜兮爱糖 

◇美工: @七月廿酒 

◇文案: @白糖禁止食用 

★整半点邀请名单:

◇00:00  @白糖禁止食用  
◇00:30  @-冬时- 
◇01:00  @一朝闻道 
◇01:30  @泽九–甜食主义 
◇02:00  @杜聪 
◇02:30  @唐富贵 
◇03:00  @七百八十一 
◇03:30  @默语今天吹咔了么 
◇04:00  @迎风吃药 
◇04:30  @Newbee 
◇05:00  @凶案現場 
◇05:30  @Ksama-X 
◇06:00  @浪人行歌 
◇06:30  @一只爱蚊子的大狗 
◇07:00  @丝弦 
◇07:30  @青山隐隐 
◇08:00  @一叶知秋 
◇08:30  @墨…绯 
◇09:00  @soso 
◇09:30  @恶魔 
◇10:00  @栀琪Demo🎃 
◇10:30  @起司🧀Cheese 
◇11:00  @斯绫舞_Cold Universe 
◇11:30  @七月廿酒 
◇12:00  @walnut 
◇12:30  @姬川九 
◇13:00  @-方儼- 
◇13:30  @一颗药丸【和居劳斯抢男人】 
◇14:00  @化鹤归 
◇14:30  @颜兮爱糖 
◇15:00  @今天想吃腰子吗(不想) 
◇15:30  @阿基米饭 
◇16:00  @心许今夏 
◇16:30  @老野 
◇17:00  @COMO 
◇17:30  @著名退堂鼓艺术家吴一刀 
◇18:00  @蟹蘸水 
◇18:30  @十乐Zahara 
◇19:00  @-眯眼- 
◇19:30  @北度Limos 
◇20:00  @一匠唐(点心老公专属位) 
◇20:30  @一点樱桃 
◇21:00  @卡西西西 
◇21:30  @维庸 
◇22:00  @听说翟天临尹正官宣了? 
◇22:30  @盲车斯基 
◇23:00  @云卷了个卷 
◇23:30  @走马灯 

★随机掉落名单:

◇ @⚡大不了打一架✨ 

◇ @想吃辣白菜  

◇ @人生而小鱼干 

◇ @纪一年 

◇ 暂时保密

◇ 暂时保密


—踏破黑暗,与你并肩—


【池陆】归林 【一发完】

*一篇没什么文笔没什么逻辑的激情摸鱼

*池陆永远属于彼此,OOC属于我

*最后有沙雕小剧场

*码字的时候一直在听《独活》

1.
桦城警局。

距离吴文萱的案子结束,已经一年多了。
桦城警局还是和以前一样,要案来了,忙忙碌碌整个办公室跟着连轴转,谁也别想休息。闲下来也不至于没事做,帮忙解决几起入室盗窃或是什么当街抢劫。一年下来,左右不过五十个案子。
说起来,上个礼拜办公室来了新的小警员,这也是顺其自然的事,毕竟有的位置不能总是空着。

第一天来上班,小警员规规矩矩的把收拾好的东西放在自己桌子上,紧张的攥了攥衣角,抬手和对面的人敬礼:“郑队长好!”
郑世杰愣了愣,咽下嘴里没吃完的鸡蛋仔。
“哦,新来的啊?没事,在咱们这儿别拘束,你先坐吧。”
他看着小警员坐好,从整理箱后面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来。低下头继续嚼着手里的鸡蛋仔。
“你这身警服啊,今天来报道穿一天也就得了。下次再穿,就是你升职的时候,明白吗?”
小警员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回答的声音倒是铿锵:“是!郑队!”
“行了,去干活吧。以后有什么不会的,就来问我。”郑世杰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。

2.
时间一晃就过去一个礼拜,小警员已经慢慢习惯了这里的工作。和同事们也渐渐熟悉起来。
眼看着快要下班了,他读完手头资料的最后一页,再三斟酌,试探的瞅了瞅对面刚刚开始啃一个鸡蛋仔的郑队长。
“郑队,那什么,我这也来了一礼拜了。听说,我现在坐的这个位置,空了有个一年多。之前这里…坐的是谁啊?”小警员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心中探出头的疑问。
郑世杰闻言顿了顿。
“没谁啊,也是一名警员,叫池震,我们都叫他震哥。”
“他现在不在这里工作了吗?我怎么没听同事们说过他。”
郑世杰这才抬眸,对上对方清澈的双眼。
“是啊,他不在了。大概…大概永远不会回来了。”
小警员张了张口,却没吐出一个字。
不知道为什么,他从队长这简短的一句话里,平白咂摸出几分伤感的意味。
“从前震哥在的时候,和咱们陆局关系最好了。如果用一个词形容的话,大概就是最佳拍档吧。”
没想到这回是郑队长主动讲了下去,小警员慌忙坐好,摆出一副小学生听讲的认真模样。
郑世杰放下手中的鸡蛋仔,不自觉的摸了摸耳垂。像是在努力回忆着什么。
“他们一起办了…办了五、六个案子。都是看着平淡,内里却说不上来的古怪。每一桩都让我印象深刻。那时震哥刚来,就莫名和陆局不对付,俩人三天两头拌嘴,十天半月打架。开始我们还拦着劝着,后来也没人去拉他俩了。”小警员看队长无奈的笑了笑,“你知道吗?有一次他俩吵架,办案间隙陆局给震哥发了十几条消息,不停的发,连番轰炸,一条比一条暴躁,可是震哥也不回。”
“后来呢?”小警员急切的追问。
“后来…后来震哥就回来了啊,最后还是两个人携手破的案。嗨,谁知道呢,他俩就这样,总归会有一方去试着和好。我和你说啊,别看平时陆局总是不苟言笑,好像没什么感情似的,可是对上震哥就不一样了。情绪丰富的像变了一个人。”说完他沉默了一会儿,低下头啃了一口有点发凉的鸡蛋仔。
“挺奇妙的吧?其实我们都这么觉得。我一直琢磨着,是什么样的两个人,才能在分开的时候相互别扭着挂念,相遇时候又碰撞出这样的火花呢。”郑世杰比划着将两只手拉开一段距离,复又把指尖轻轻的触在一起。
年轻的警员当然不可能回答他,他还沉浸在这番讲述中还没回过味儿来,直愣愣的盯着郑世杰。
“行了,别愣着了,已经下班了。你不走我可走了。”郑世杰伸手敲了敲小警员的脑袋。“诶…队长,你还没讲完呢…”
“讲什么完,小孩子别问这么多,给你说多少你听多少…”
郑世杰的话被老石一声吆喝给打断了。
“别逗小孩子了,陆局叫你去他办公室呢。我先走了啊。”
“诶不是,老石你等等…诶!”郑世杰眼看着老石收拾完东西大步流星的走向门口,顺带还揽走了年轻的小警员。
“着急回家陪女儿吃饭呢。”“诶…郑队拜拜!”
“嘿…这俩人到凑一块去了。”郑世杰懊恼的扔下凉透了了的鸡蛋仔,末了觉得可惜,又三下五除二的塞进嘴里,拍拍屁股准备去接受加班的悲惨消息。

3.
办公室的门虚掩着,有几缕微光细细的蜿蜒出来。郑世杰礼貌的叩了几下,听到一声“进。”推开门钻了进去。
“师哥,你找我。”
私底下他还是叫陆离师哥,有时也叫陆队,这是陆离提的。他几次拗不过,只得这么叫下去。
“帮我把去年的那几个案子的资料再整理一份拿来给我看看,去吧。”
不用说也知道是哪几个案子,这一年里,除了陆离,他自己也翻看了无数次。
“好…师哥。那个,我对面那个位置,新来的小孩儿已经坐了一个礼拜了。工作挺认真的,也没出过差错。”
陆离没应声,只是眨了一下眼睛。
“我是说…已经一年多了,该放下了。”
“我知道,再看最后一次。”陆离启口,声音几不可闻。
然后他听到门发出“咔哒”一声,郑世杰出去了,带着这句不知道重复听过几次的话。

4.
陆离这才长长的喘出一口气。
又只剩他一个人了。
或许也不全是。
他反复摩挲着手里一个闪着黑色暗光的小酒壶。酒壶看起来很精致,美中不足的是有一侧留下了一个被子弹击中的痕迹。
它永远留在了酒壶上,也深深烙在了陆离的心上。
思绪没着没落的飘远,裹挟着回忆像默片播放。
他想起和这酒壶主人的第一次见面,再到后来害他丢了律师的头衔。想起重逢之后一起办的每一个案子,那是他们之间独一无二的默契。还想起每一次在天台的对话。
最后一次,他半开玩笑的问
“你不会喜欢男人吧?”
回答他的是对方短促的笑骂和突然深情靠近的脸。
最后他们还是没忍住,相视笑了。
又在开玩笑。
又想起他了。
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了。
陆离认命般的低头,继续着他的工作。

5.
敲门声隔了好久才又不紧不慢的响了起来。
“进,东西放我桌子上你就下班吧,回去路上慢点。”陆离头也不抬的嘱咐来人,心里还暗暗嫌弃了一下鸡蛋仔这越发拖沓的办事效率。
“怎么回事儿啊陆队长,刚回来就让我走啊?”

入耳是试图带着几分轻快的语气。但好像许久未开口似的,有点酸涩的滋味。
陆离抬头,踉跄着就站起来。
一时间空气中弥漫着安静,无声好像变得有形,压的陆离喘不过气来。
还是池震先有动作,把呆愣的陆离拽到桌子前,顺手往下一摁。碰倒了一旁冰凉的金属名牌。
“呦,升官儿了。”他把副局长的牌子扶起来,稳稳的摆在一边。
“你别不说话啊,这么久不见。”池震的嗓音暗了下来,抬手掌心掠过他的后脑勺,用力的呼噜了几下,又慢慢滑到脖颈,再往上。
陆离感觉到池震的手附在自己的脸侧,熟悉又陌生,指尖带着刚刚触碰金属过后的微凉温度。他眨了眨眼,努力让泪水多转了几个圈,才不受控制的滑落,可是半道儿便被拇指截了去。接着指腹又从脸颊轻柔的滑到耳尖。对方微微向前倾身,便有什么稳稳的落在自己的肩头上。
“别哭了。衣服都叫你哭湿了。”他听见池震的声音亮了几分。
“比上次哭的还丑。”话音里带着几分无奈。
陆离没有回应。
“我答应你的,十二点前警局见。”
“我回来了。”
陆离安心的闭上眼睛,将前额抵在池震的肩膀上。
“我好想你。”
终于,像飞倦的鸟儿找到了他的森林。

6.
我已经走进你的世界
成了你的光
那我怎么舍得
再把你推回那个黑暗的地方

Fin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小剧场:
【陆局办公室】
郑世杰:“震哥我脸好疼,刚和小警员说了你不回来,多没面子啊…(哭哭)”
池震/陆离:“你再说一遍?”
【出了办公室】
郑世杰:“(对着小警员)快快腾地方腾地方!没看震哥回来了!”
小警员:“(委屈巴巴)不是吧我屁股还没坐热呢???”
郑世杰:“你再说一遍?”
小警员:“(掏出整理箱)得嘞您说搬哪儿!”

你已经走进他的世界
成了他的光
那你怎么忍心 
再把他推回那个黑暗的地方…


意料之中的be了…但是我还是哭的止不住

小辫子❤
我来除除草 最近真的太忙了😭

吹爆我们团的神仙!!!都太棒了!!!

Dream For EXO:

故宫600年之际,故宫博物院联合八家国家级博物馆以《国家宝藏》为题举办一次特展——每个博物馆推荐3件镇馆之宝,交予民众甄选。他们讲述“大国重器”们的前世今生,解读中华文化的基因密码。2018年12月11日,《国家宝藏》第二季播出的第二天,数位章er以自己的方式致敬国宝的《国家宝藏》第一季国宝拟人团刻终于完成。期间过程坎坷,几次推迟,最终交上了一份较为满意的答卷。
参加人员为:
故宫博物院-纪年,石鼓-林南乐,各种釉彩大瓶-子宇
河南省博物馆-故辞,贾湖骨笛-繁花,云纹铜禁-草山子,妇好鴞尊-茶杯
湖南省博物馆-凉城。长沙窑青釉褐彩诗文执壶-白十二,皿方罍-赫柠,辛追墓T形帛画-阿桦
辽宁省博物馆-Yogurt,万岁通天帖-萧逸,宋人摹顾恺之i《洛神赋图》冷釉,铜鎏金木芯马蹬-哦哦
湖北省博物馆-叶穆,越王勾践剑-马甲菌,云梦睡虎地秦简-青瞳
南京博物院-西瓜,落霞式彩凤鸣岐七弦琴-阿山,玉琮-旦丁
陕西历史博物馆-莳柰,唐葡萄花鸟纹银香囊-唐夜凌,杜虎符-畾森,懿德太子墓阙楼仪仗图-花澈
上海博物馆-桀夕,商鞅方升-徐唱,大克鼎-马小黑
浙江省博物馆-宇卿,大报恩寺琉璃塔拱门-獬豸,坤舆万国全图-淮橘,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-二氮
感谢各位的配合。